一株芦荟

喵。

[全职/周江]灵

*赌注/w\

*架空。

 

周泽楷第一次见到它是在某次追赶公交的时候,死命跑着终于赶上了,不过一大早的上班族不多就是学生特别多,加上中学时候堪称凶器的书包,周泽楷被挤得整个人都不好了。那时候是大冬天,天连蒙蒙亮都算不上,没了路灯车灯那就是两眼一抹黑伸手不见五指。周泽楷就在公交车驶过十字路口时看见了它,穿着单薄的衬衫和长裤,坐在车站的长椅上,全身散着幽光。

 

公交靠站,周泽楷揉揉眼,确定自己没眼花。他回头去看其他人,跟往常一样,除了自己以外没人发现它。公交启动时它抬头跟周泽楷四目相对,驶离车站后它则又恢复了耷拉着脑袋的样子。周泽楷心想,果然是看到鬼了?

 

第二次相见在第二天,周泽楷起得比平常更早,到楼下的早餐店买了豆浆和一袋包子,揣着热腾腾的包子赶上第一班公交。它还在那个车站,还是坐在那张长椅上。周泽楷下了车,站在公交站牌前撑着下巴想了很久怎么打招呼,以及虽然看起来很无害不过万一是怨灵恶鬼之类的该怎么办。最后周泽楷下定决心走过去把装了包子的纸袋和豆浆放在长椅的另一边,想着他应该能发现,转身就走。

 

第三次周泽楷知道了它叫江波涛,它自己说的。那两天是双休,周泽楷放弃了宝贵的睡眠时间赶上第一班公交,它还是在那,看上去精神了很多。周泽楷下车时它自己走了上来,笑盈盈地看着周泽楷。

 

它说:“你好。”

 

他应该知道是自己。周泽楷点点头,把手上的袋子递给它。里面是油条和豆浆:他想它饿了,昨天他给它带早餐之后就精神很多。

 

“谢谢。”它接过袋子,“我没想到有人能看见我。”

 

周泽楷想了想,找到个合适的词:“幽灵?”

 

“差不多吧,灵体的生活可不好过。我不能触碰其他物品,除了进入这个车站范围内的。要紧的是不知为何还保留有饥饿感。”它叹了声气,“我饿了好几天,你能给我带早餐真是太谢谢了。”

 

“没事。”

 

它坐回长椅上,拍拍长椅的另一边:“你要是有空的话,陪我聊聊天吧。”

 

——

TBC.

只是个开头嗯……月考完了再慢慢填【。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35)
©一株芦荟 | Powered by LOFTER